第22页:故事 上一页3  4下一页
 
页面导航

  • 第A1页
    封面

  • 第A2页
    封二

  • 第01页
    卷首语

  • 第02页
    目录

  • 第03页
    目录

  • 第04页
    时政

  • 第05页
    时政

  • 第06页
    时政

  • 第07页
    时政

  • 第08页
    时政

  • 第09页
    时政

  • 第10页
    专题

  • 第11页
    专题

  • 第12页
    专题

  • 第13页
    专题

  • 第14页
    专题

  • 第15页
    专题

  • 第16页
    专题

  • 第17页
    热点

  • 第18页
    热点

  • 第19页
    热点

  • 第20页
    热点

  • 第21页
    热点

  • 第22页
    故事

  • 第23页
    故事

  • 第24页
    故事

  • 第25页
    故事

  • 第26页
    故事

  • 第27页
    故事

  • 第28页
    养生

  • 第29页
    养生

  • 第30页
    养生

  • 第31页
    养生

  • 第32页
    养生

  • 第33页
    养生

  • 第34页
    养生

  • 第35页
    养生

  • 第36页
    养生

  • 第37页
    养生

  • 第38页
    养生

  • 第39页
    养生

  • 第40页
    文化

  • 第41页
    文化

  • 第42页
    文化

  • 第43页
    文化

  • 第44页
    文化

  • 第45页
    交流

  • 第46页
    交流

  • 第47页
    交流

  • 第48页
    交流

  • 第49页
    服务

  • 第50页
    服务

  • 第51页
    服务

  • 第52页
    服务

  • 第53页
    服务

  • 第54页
    服务

  • 第55页
    服务

  • 第56页
    服务

  • 第A3页
    封三

  • 第A4页
    封底
 
标题导航
2018年9月16日出版
放大 缩小 默认
王玉珍:“一人千面”见芳华
 

6月29日,72岁的滇剧大师王玉珍站在从艺六十周年演出晚会的舞台上,目光流盼,眸倾台下。从为了“混口饭吃”而学艺的戏曲“白丁”,到最终成长为一代戏曲大家,她是《桑园封宫》中聪颖泼辣的村姑钟离春,也是《京娘送兄》中美丽长情的鬼魂赵京娘,更是《云妆皇后》中大气悲壮的战将苏云妆。岁月如歌,王玉珍用细腻传神的技艺,为云南滇剧舞台谱写下“一人千面”的传奇。

“以后你也要演这样的刀马旦”

2018年5月,王玉珍被评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而她与滇剧的结缘则来自于父亲。

王玉珍的父亲是一个滇剧迷,即使生活清苦,也会花上2角票钱,背着年幼的王玉珍到西南大戏院看戏。父亲曾遥指台上,对王玉珍说:“以后你也要演这样的刀马旦。”冥冥中为女儿的人生之路铺下基石。11岁那年,王玉珍被云南文化艺术干部学校录取。“那时我什么都不懂,就是个‘白丁’,想着学校里有吃有住就去了。”初入戏曲领域三个月的王玉珍,却在一次甄选中因过度紧张导致动作僵硬、唱腔走调,被安排去学乐器。

本以为就此与舞台绝缘,命运却又峰回路转。一年冬天,王玉珍到武功教员梁德祥家拜访。梁老师观察一番后,让她掰腿、下腰、喊嗓,便吩咐从次日起跟他练功。“后来我才知道,梁老师为了留我在他组里学习还立下了‘军令状’,半年时间内要把我练出来。”王玉珍相信勤能补拙,睡觉时把腿绑在床头通宵练腿功,大家起床时她早已开始练腰功、练嗓。

1959年3月,在《快活林》中扮演武旦的学员因病无法出演,梁德祥力荐年仅12岁的王玉珍顶替登台。顺利完成首演后,王玉珍成为学校重点培养对象之一。1965年进入云南省滇剧院后,她又得到著名滇剧表演艺术家碧金玉、音乐家殷质泰等人指点,成为一名能唱能打、文武兼备的全能型滇剧演员。

为云南摘得首朵“梅花”

1981年,王玉珍正式拜京剧艺术大师关肃霜为师。“早年完全不敢奢想能拜关老师为师,但我还是偷学了她的绝活‘靠旗打出手’。”王玉珍把这门绝活运用在塑造《杨门女将》中穆桂英这个角色上,“关老师看见后不但没责怪我,还夸我有想法。”关肃霜对这个“敢偷师”的小学徒尤为上心,从技巧、唱腔、身段等方面对她进行细细打磨,武打部分更是亲力亲为。严师出高徒,王玉珍最终练就独特风格,成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滇剧舞台艺术的领军人物。

1991年,45岁的王玉珍决定参加中国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“梅花奖”角逐。舞台上,她忽而是飘飘如仙的鬼魂赵京娘,忽而是拥有大将风范的苏云妆,忽而是模样丑陋活泼开朗的钟离春。三个文武兼备的角色,均获得评委一致赞赏。这其中,《云妆皇后》和《桑园封宫》均是省滇剧院老院长杨桐为王玉珍量身打造,《京娘送兄》更是恩师关肃霜力荐出演。这出戏从唱腔、服装、表演手法都在传统戏剧基础上大胆创新,服装也改为长水袖,增加下板腰等高难技巧,获评委赞誉“动作犹如在水上漂动,轻盈美丽”。

《北京日报》一位评论家撰文评价王玉珍塑造的角色是“人物性格各有不同,真正是一人千面”。由此,王玉珍摘得第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第一名,成为云南戏剧界一朵最璀璨的“梅花”。

心心念念不忘技艺传承

戏迷们热爱王玉珍,每逢她下乡演戏,必定座无虚席。王玉珍回忆:“我的戏迷里有不少是看我演出长大的,只要有我演出,他们就会赶来。早年间没有车,有的人从牛街庄走到滇剧院看完演出后又走回去,遇上下雨就睡在舞台上。”

2005年,中国集邮总公司为王玉珍发行一套16张的邮票,表彰其艺术成就。2009年3月举办的“王玉珍滇剧表演艺术研讨会”上,“王派滇剧”的概念屡被提及。在今年的纪念晚会结束后,专家们再度肯定王玉珍的艺术造诣,并对成立“王派滇剧”大力支持。如今,荣誉满身的王玉珍早已退休,但面对滇剧日渐式微的现状,她满怀忧思,不忘技艺传承。

“当年我们去云南大学演出,正逢学生上晚自习。刚开演上座率不足三成,但随着音乐响起,不少路过的学生都好奇地停下了脚步,随着剧情深入,不少人干脆找了座位坐下欣赏。”在与学生的交流中王玉珍发现,很多大学生不看戏曲并非不感兴趣,而是从来没有接触过。她意识到,大学校园这片宝地值得大力发掘,这一想法也得到了滇剧院领导的支持。近年来,王玉珍悉心栽培的学生王树萍、陆湘璇等人先后在省内外获奖,业余爱好者张春丽也摘得云南滇剧票友大奖赛一等奖。

在从艺六十周年之际,王玉珍与学生和戏迷相聚一堂,一甲子芳华凝固时光。舞台上的王玉珍一甩袖、一转身,仿佛将父亲当年的寄语循着时光、和着风雨幻化成无声的耳语——“以后你也要演这样的刀马旦”。

本刊记者 欧阳小抒/文 邹 鹏/摄

放大 缩小 默认